口述歷史


063 木蘭從軍

  • 受訪者/

提到花木蘭,因為文學性高,故事被精簡且英雄化,總覺得女性從軍是一件很美好又有魄力的選擇;但把故事落實在五十年前的真實環境中,女性從軍就是一件非常稀少且不容易被家人接受的事。馬祖新村至少有兩位女性軍官出自政戰體系,後來都當教官。一位是原住戶9號、年過九十的「宋媽媽」劉國順,一位是原住戶156號、年過八十的「侯媽媽」陳麗雲。

劉國順來自湖北,再婚嫁給宋伯伯以後,就辭去了教官工作,在家當起家庭主婦。

陳麗雲來自台南。當年很多父母親認為女兒不需要念太多書,一方面是重男輕女,一方面是家庭環境不允許,因而家庭會集中資源給兒子培養一個好的求學環境與管道,至於女兒,時間到了就去上班當女工,或者嫁人。

陳麗雲之所以選擇軍校,是因為父親並不希望女兒唸太多書,希望繼續求學的陳麗雲決定自己想辦法:讀軍校,就不用花爸媽一毛錢,既可唸書,又有工作。這看似兩全其美的決定,把老爸老媽嚇傻了。雖然父母親極力反對,但都未能阻卻陳麗雲的壯志,考取軍校之後,中學母校還大放鞭炮慶賀陳麗雲「投筆從戎」,並為她掛上紅色彩帶,這讓學校覺得非常光榮!

主修新聞的陳麗雲也去過部隊服務,後來才轉任軍訓教官,在學校擔任教職。少校陳麗雲與上校丈夫侯錦文是在部隊服務時認識,兩人進而交往、結婚,女性本省軍官已經很稀有,「軍人夫妻」又是更少見的組合,但這對夫妻持家有方,教養出三名子女都擁有極好的學經歷,獨子侯培誠更是馬祖新村唯一的民航公司的機師。

創用CC「姓名標示」圖示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「姓名標示」4.0 國際權條款授權.
馬祖新村眷村文創園區和太武新村眷村文創園區已經成立專屬網站,立即前往檢視最新資訊!!
馬祖新村眷村文創園區
太武新村眷村文創園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