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歷史


眷人移人:眷村媽媽的遷移故事 (一)

  • 受訪者/王高花子
王高花子阿姨16歲時年輕沙龍照。

▲ 王高花子阿姨16歲時年輕沙龍照。

王高花子阿姨與先生王振剛攝於憲光二村的中央廣場榕樹旁。

▲ 王高花子阿姨與先生王振剛攝於憲光二村的中央廣場榕樹旁。

王高花子阿姨與先生王振剛的結婚證書

▲ 王高花子阿姨與先生王振剛的結婚證書

我就是「媳婦仔王」
我是民國38年出生的,我娘家在台北南港中研院附近的麗山,家裡共有10個孩子,我排行老二,父親說當時要去報我戶口時,還不知道台灣已經光復了,所以照樣取「花子」這樣的日本名,但家人都會叫我小名「寶蓮」。
從小算命先生說我是,「媳婦仔命」,父母就一直再找可以養我的人家,一直到六歲,父親才將我送下山到高家庄做人家的養女,但因為養父母都很疼我,把我照顧得很好,每年姊姊過節都會來把我接回到山上與親父生母團聚,而我本性「許」,後來跟著養父母姓,所以才叫「高花子」。
我和先生是透過人家介紹認識的,當時我和養父母一直住在南港龍華三村外村,所以對外省人並不感到陌生,但家人和村子裡的人都不贊同,都說阿兵哥很窮,我們後來還出動了地方代表來說服我養父母,甚至還騙我養母說:「他只大我13歲…」(事實上我先生大我17歲),最後我先生就向朋友湊到了聘金,養父母坳不過我,最後總算是結婚了。
我們結婚後(民53),都是在外面租房子住,53年到59年之間一直在搬家,從新生南路、泰山、龍華三村、到凌雲五村,因為嫁給外省人就是先生走到哪,就跟到哪裡,我的小孩都是在不同地方生下的。
一直到民國59年,我們跟朋友借錢頂了憲光的房子,當時搬來我已經有三個女兒,兒子是在憲光出生的,記得有一天女兒放學回來,問我:「媽媽,什麼叫”虎姑婆”?(台語)同學這樣說我」,我就和她解釋是什麼意思,隔天她去學校就打同學,後來同學知道她媽媽是台灣人,就再也不欺負她了,因為外面的人都以為住在村子裡的都是外省人,聽不懂台語。
其實剛搬進來憲光時,鄰居對我們一家觀察很久,三個月都沒甚麼往來,但我很好客又愛分享,鄰居小孩都會跑來我家玩,後來我只要一煮好菜,鄰居在外頭探望,我就會說:「進來坐啊!一起吃啊!」就這樣,打破了鄰里間不搭理的狀況,而且我家因為先生和我個性都很隨和,家裡時常有朋友來作客,常常還忙到連初二都回不了娘家,在村子裡我們家的門幾乎都不關的,即使出門不在大家也都會互相照應。
搬離憲光後,雖然歷經一老一少的離世,但我還是樂觀的來面對,人生啊!就是要盡心盡力地活著,無愧於己,這樣心境自然就會開朗啊!

創用CC「姓名標示─非商業性─相同方式分享」圖示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「姓名標示─非商業性─相同方式分享」4.0 國際權條款授權.
馬祖新村眷村文創園區和太武新村眷村文創園區已經成立專屬網站,立即前往檢視最新資訊!!
馬祖新村眷村文創園區
太武新村眷村文創園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