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歷史


044 老尪疼稚某

  • 受訪者/李顏珠


李顏珠,原住戶66號,澎湖人,民國33年次,丈夫李庭芳,湖南人。

對不起,我一開口就想哭……(大哭),因為我差一點是活不過二十歲。

當小姐時,身體不好,一直生病,我媽帶我到處求神問卜,好好壞壞,始終沒起色,最後我媽把我丟在門口,放棄我,我要生要死,她也不管了。她覺得我沒有辦法活,死活都沒關係,我那時已經意識不太清楚,只剩一口氣,躺在門口那邊喘。

我們家種花生、高粱、地瓜,我媽說我沒辦法做這些粗重工作,乾脆就把我交給阿兵哥,去啃饅頭。後來我經過堂姐介紹,認識我先生,先生大我三十三歲,結嫁給他的時候,我才二十歲,當時我根本不知道他幾歲,一直到生了孩子都還不知道。是有一次,我先生的朋友來幫他過生日,我才知道他已經五十幾歲,他看起來還好,當中校,穿制服滿帥的。

只有一次,他帶我去看電影,用單車載我,我聽到有人在旁邊指指點點:「一朵花插在牛糞上!」意思就是,李伯伯年紀那麼大,我那麼小,好像我被糟蹋。

我是不記得哪時搬去馬祖新村的。我們結婚三年才生小孩,民國五十一年結婚,五十四年生孩子,生了四個。嫁給我先生時,因爲他年紀太大,被人家笑我生出不小孩來,結果生了一堆,而且長得很高很壯。

先生對我很好,人家說「老尪疼稚某」,就是這意思,所以我不覺得委屈,畢竟我一直生病,嫁給阿兵哥,逃了人生一大劫數,結婚後,因為我懷孕,先生都會買雞、煮雞湯給我喝,他還親手幫我做月子,坐月子一直吃吃老母雞,一個月子吃了五、六隻雞,身體就在那時候變好了。想想自己,本來要被我媽放棄的生命,被我丈夫撿了回來,誰說嫁給老丈夫不好?

創用CC「姓名標示」圖示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「姓名標示」4.0 國際權條款授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