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歷史


037 不老八股沒冠夫姓

  • 受訪者/黃細菊

黃細菊,原住戶27號,苗栗人,民國33年次。田伯伯陝西人。

說起來,我跟田伯伯的認識有點浪漫。

我們家在苗栗,很苦,姊姊大我三歲,她差一點當童養媳,後來跑掉,跑到龍崗工作,認識我姐夫,兩人在那邊做生意,我離開苗栗老家想投靠他們,卻不是很順利,我看到一堆軍人在我姐的店面,很不好意思,但是做人要有禮貌,我就用不是很流利的國語跟他們打招呼,但他們講的話,各省腔調都有,我根本聽不懂,我先生就出來幫我翻譯解圍。結婚後,他告訴我:「我第一眼看到妳,就愛上妳了!」

我那時才十八歲,他三十四歲,整整大我十六歲,我當店員,卻還是身穿學生服,他就帶我去買衣服鞋子,而且還借我錢,給弟弟當初中註冊費,我心裡很感動,但沒想到他是在追我,當他問我:「我們做朋友好不好?」我一時也說不上來。

他去我家看我時,我爸還叫他不要常來找我,後來他來提親訂婚,我爸告訴他,可以把我帶走了!沒想到他說,他還沒有房子,而且我們還沒結婚,不能虧待我,於是他花了半年時間整理一切,我們就在民國五十年十二月結婚。當時他找到水溝邊有空地,幫朋友蓋屋,那時很多人都佔地蓋屋,我想說,那我們也去蓋吧!結果我先生說:「佔那地沒出席,我去申請一個房屋,等到反攻大陸,還可以還給中華民國政府。」這個腦筋喔!一天到晚想要反攻大陸耶!他說要帶我回陝西見家人,後來一些弟兄跟他說:「老連長,反攻不了啦,蔣公都要死了啊!」

我們才頂了馬祖新村的房子,八百元一戶,那時候房租每個月四十元,我們是民國五十三年八月搬進來住的。田伯伯很風趣也很開明,我們結婚後,他告訴我:「戶口報了,也沒冠夫姓,老八股才冠!」有時候我工作一忙,沒笑容,他就會說:「妳麼不笑呢?」我說,我又不是神經病。他會逗我,總說我笑起來比較漂亮啊。

以前生活很辛苦,我先生就是一直想要回大陸,沒升官,都在準尉,所以退休後也沒什麼錢。我以前也會做手工,曾經有人說一晚繡三件毛衣,就有一百元,我想熬夜一下,隔天菜錢就有了,有時候真的週轉不來,還去跟小店舖借錢,想到以前,真的丟臉死了,還好小孩長大後都很乖,人生不就這樣就好?

創用CC「姓名標示」圖示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「姓名標示」4.0 國際權條款授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