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歷史


027 溫柔的外省尪

  • 受訪者/李翁惠珍

李翁惠珍,原住戶16號,民國32年次,嘉義人,丈夫李訓業,山東人。

我本來是民國20幾年生,因為五歲才報戶口,所以身分證上寫的是民國32年次,我跟我先生應該差五歲,但身分證上相差十歲。

我還沒出生時,爸爸就往生了,媽媽又改嫁,小時候很辛苦,沒有爸爸媽媽,所以常常被人欺負,必須要自己獨立。叔公為了讓我有一技之長,十三歲就帶我去學美髮,現在來說,才剛上國中而已,當時要自立自強,二叔公帶我去學的,希望我可以學得一技之長,不再被人欺負。那時個子還不夠高,幫人家洗頭都要拿凳子墊著,現在想想,根本就是一個小孩在做事。

十六歲我從師父那邊學成畢業後,民國四十七年,我就自己北上到中壢來做頭髮。我去介紹所做一年多的事,後來就跑到石門水庫做頭髮,那時正好在興建石門水庫,很多外國人,原本理髮店的老闆要去當兵,我就幫他接下來做,所以說,我十六歲就當老闆。

如果你覺得我很厲害,那我會告訴你,那是我沒辦法的選擇。

我是男女頭髮都做,燙髮、剪髮都學,石門水庫的外國人來我這光顧,當時五十元是最大的錢,有銅板也有鈔票,他們刮個鬍子也給我五十元,洗頭也給我五十元,當時剪一個頭髮才兩塊錢而已。後來老闆當完兵,回來把店收回去自己繼續做,幸好石門水庫工程也結束了,生意也不好,我就回嘉義找我師父,留在嘉義做,正好要過年,他需要人,就在那裡做一陣子。

也就在回嘉義的時候,嬸嬸介紹了我先生給我。我先生是八十四師,當時我並不願意嫁給外省人,因為語言不通啊(笑),我不會講國語,他不會講台語,好困擾,後來大概兩年的時間,慢慢交往才結婚,這不是談戀愛,有點被窮追,我換一個地方做頭髮,他就會找上門,我就這樣不斷換老闆,他都會找得到我待的地方。

他人品其實不錯,來我店裡,也只是靜靜地坐在一邊,我忙完下班,他也就離開,他看我不理他,也只是笑笑;他甚至還學閩南話跟我聊天,比方:「你最近好嗎?」」我聽到他憋腳的台語就覺得好笑,他後來跟我說,如果我不喜歡,他不會勉強,我們可以當兄妹。這下我不知道怎麼辦了,我的長輩就勸我,嫁給台灣人沒有聘金,生活也不一定好,我姑姑也嫁了一個醫官,他說外省男人比本省人溫柔,就勸我嫁了吧。我再三考慮後,終於點頭,我們民國五十一年結婚後,他就去金門兩年,我們生了兩個女兒、一個兒子,老大民國五十二年生,老二民國五十四年生,老三民國五十六年生,我做頭髮,先生當兵,我賺得比先生多,一家算是過得去。

創用CC「姓名標示」圖示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「姓名標示」4.0 國際權條款授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