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歷史


024 小水溝撈好料

  • 受訪者/趙啟浩

趙啟浩,原住戶95號,山東人,民國50年次。

我原籍是山東人,後來曾祖父遷徙到東北遼北(當時的東北九省)墾荒,現在中共改成東三省,算是遼寧,我的身份證上都寫遼北。不過,現在對這籍貫或者祖籍已經沒有太多感覺,因為都是在台灣出生長大的啊。

我們在村裡的房子大約十五、六坪,空間不大,只要天氣好,我們都不會待在家裡,因為社區很寬敞,在外面反而舒服,而且沒什麼圍牆,所以小孩都在外面玩,只有吃飯才會在家,甚至也不一定乖乖在家裡吃飯,常常盛碗飯就在家外面吃了,很簡單的。

我媽是埔里人,我家餐桌上也沒什麼特別的料理,倒是以前我家外頭就有四、五口大池塘,夏天小孩都會去玩水,那時候哪有游泳池?游泳,不是在水溝裡就是跳池塘,因為這樣淹死人的事也常常發生,我也會去玩,當然也被打過。

小水溝玩水還有一個好處,那時水好乾淨,魚、蝦、蛤仔什麼都有,隨便一撈,就滿滿的漁獲,當時家裡窮,沒什麼機會可以常買魚肉,水溝成了很重要的加菜來源。我每次都是在家裡附近的大水溝裡撈,抓來回,當然還是要先被打一頓,「為什麼玩水?那麼危險!」媽媽先教訓一下,然後我帶回來的這些魚蝦蛤仔,最後媽媽還是煮了給大家吃。畢竟都抓了,而且吃歸吃,打歸打。

靠近平鎮那有一些芭樂園與桑椹,我們幾個人小孩會去偷摘。當時身上穿著白色吊嘎或者汗衫,衣服翻起來就放桑椹,小孩不懂啊,衣服裝著裝著一擠一壓,桑椹顏色就是鐵證,回來當然就挨揍。

創用CC「姓名標示」圖示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「姓名標示」4.0 國際權條款授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