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歷史


018 飛行夢轉成大學教授

  • 受訪者/查岱山

雖然我在輔大教德文,可以說教了一輩子,但年輕時也沒想過幾會走上這條路。

我小學成績不好,初中比較好一點,叔叔很疼我,他就送我一本牛津英英辭典,後來一考考上省立中壢高中,讓很多人跌破眼鏡,我的英文還不好呢!是高中才把英文追回來的。我的父母親管教算是嚴格,特別是看重成績。記得讀高中時,我躲在被裡偷看武俠小說,被發現後,挨了爸爸一陣打。
哇,我不僅沒有補品可吃,偷看小說還會被處罰,沒辦法,我是長子,父親對我特別嚴格。

英文在高中追回來以後,我考大學時的第一志願就是外文系,所以把輔大英文系、德文系、法文系都填了進去,放榜後就念了德文系,當時在村子裡唸大學是不容易的,所以爸爸媽媽都很高興。

畢業後,我正為出國留學與就業兩種選擇傷腦筋,同時有準備德國獎學金申請,但也對記者這工作有夢,所以我還跑去考中國廣播公司的記者,初試過後,被通知參加口試。當時我的德文、英文都很好,面試我的人看到我的外文能力,就詢問我是否願意去其他部門?他們派我去海外部,然同時我也考取德國獎學金,後來舊決定去留學,放棄新聞工作。

我同期的同學都去考軍校,只有我沒考,因為我第一志願是空官,可是我非常緊張,第一關的體檢就沒過,所以我在門邊就被刷掉了,否則我可能會去當空官,但也可能會殉職,不會活到現在,因為當時飛官殉職率很高。原住戶14號的胡鎮埔跟我同期,他就從軍去。因為沒考上空軍,我還曾經跑去華航考空少,就是希望一圓飛行夢。年輕時,選擇很多,當時都沒想到自己會成為教授,擔任系主任,然後與學生相處半輩子。

在我們那年代,從軍或從文跟成績無關,跟家庭環境與選擇有關。

拍照是我的興趣,我從很年輕時就不斷拍,任何家庭聚會都是我掌鏡,因此當我得知村子要遷村改建時,就趕緊跑回去拍。我很念舊,加上信仰,我相信人消失,還是會以某種形式存在,所有經過的一切,都會有紀錄,我把這些留下來,有人有興趣的,就會來看。

創用CC「姓名標示」圖示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「姓名標示」4.0 國際權條款授權.